花犯

    粉唇低,眉目微垂,依然旧风韵。雪脂玉貌,凝洗净铅华,无限佳丽。当年一时难自禁,冰雪同寝喜。更可惜,雪中腊梅,香透闰素被。

    今年对花江南中,相逢似有恨,依依闲愁。吟望久,朱唇外,一留风流。唯叹息,一挽竹帘,总不堪华发。但梦想,一枝潇洒,江南留红。


(注:我也不知道当年写这首词下来是什么意思,可能只是为了表达一种青少年时期的特殊情感吧……)

老罗初稿于
1998
定稿于
2002.8.12